您的位置:首页 >> 民生理财

长在红旗下18赵老师调查匿名信伍凤薇窥见网络

时间:2020-09-29 18:56:31

长在红旗下18 赵老师调查匿名信 伍凤薇窥见隐私情

一个月的暑假很快就结束了,9月1日正式开学。9月是这座城市一年里最好的季节,没有了冬天的严冬和飞雪,也没有了春天的狂风和沙尘,更没有了夏天的暑气和炎热,这个季节天气不凉不热,秋高气爽,蓝天白云,路旁的行道树枝繁叶茂,公园里的花竞相绽放。人们早晚穿件外套,中午热了只着一件衬衫,适宜的气温让人感觉舒服极了。

兴工广场上的座椅上常有老人在那里休憩,沐浴着和煦的阳光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老太太们拉家常话里短,老头们摆一个象棋盘,开始了楚河汉界的博弈,看热闹的支着招,时不时地会叽咕几句,看棋的比下棋的还累。

开学不久,班里就发展了第二批,于得水、刘凤珍、武鹏飞、吕秀丽、杜子明、关来福、张玉洁都加入了。他们在团员胡为民的带领下,在班级内部进行了宣誓。这次批准的没有任何悬念,三个班和四个小组长,同学们没有异议,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。只是陈根生有点失落,他以为上学后好好表现一下,这批就能加入,情绪多少受了点影响。事后胡为民找他谈话,告诉他期末班里还会再发展一批,让他经受住考验。陈根生表示自己继续努力,绝不气馁。打那儿以后,陈根生就判若两人了,上课积极发言,不管会不会都敢举手,总的来说他的文科成绩要好于理科,文科的知识只要用心多记多背就能学好,因为和以前所学的知识没有必然的,而理科则不一样,前边学的和后边讲的是有关联的,以前没学好,往下讲的新内容就不好理解和消化。好在胡为民数学、物理都很强,经他的点拨和辅导,陈根生的数学和物理有了神奇的进步,同学们对他都另眼相看了。与此同时,他也关心班级了,对集体的事情上心了,早来晚走,还帮助值日的同学打扫卫生。他的变化赵老师看大眼里,喜在心上,在班级多次对他的进步给予了肯定。

对陈根生的进步最反感的是郑兴业,他觉得陈根生取代了自己,成了要求进步的典型,这让小心眼儿的他异常郁闷,他甚至想到下批老师可能会先发展陈根生,他改变不了这种局面,又不甘心这样被比下去。那天放学,他找武鹏飞,说了自己的想法,求武鹏飞帮着打压一下陈根生气势。武鹏飞对陈根生没有成见,有的是他是胡为民的结对对象,所以他意识到陈根生的每一点滴进步都是胡为民的功劳,而他的结对对象李政和毫无起色,两相对比,更显出了胡为民的能耐,这样对自己也是不利的,但怎样打压陈根生他自己也没想出好办法,就和郑兴业说,你去问问许爱华,看他有没有好招。

当晚,郑兴业来到许爱华家,把和武鹏飞说的话跟许爱华又学了一遍。许爱华眯缝着眼半天没说话,郑兴业干着急,又不能打扰他。许久,许爱华才说,目前形势对我们总体是不利的,鹏飞和成东方都不太受待见,最吃香的是胡为民,现在他羽翼还没丰满,一旦陈根生他们与胡为民同流合污,那就如虎添翼了,我们只能望洋兴叹,无计可施了。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呢?郑兴业更想知道许爱华有什么好的对策。

我们现在不能正面干,只能迂回。

怎么迂回?

使点阴招吧!

啥阴招,你直说啊!

许爱华冷笑一声,咱们这么办。

这样好吗?郑兴业有点担心。

好不好管不了那么多了,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。

郑兴业见军师黔驴技穷了,只好按招行事了。

开学第三天,赵老师为检验一下学生放假期间的学习和一帮一一对红情况,在全班进行了数学、物理,结果让赵老师异常兴奋,同学的成绩有大幅度提高,尤其是结对子的同学进步更大,姜雅敬、叶素芳从后几名竟然进入了前30名,除刁荣芳和李政和略差点外,其他五人简直与过去判若两人,他对自己的这个决定十分得意。在全班大会上对姜雅敬和叶素芳的进步给予了很高的评价,并对杨晓娟和刘凤珍的认真负责提出了表扬。

坐在下面的杨晓娟心里不太舒服,有一种被人摘了桃子的感觉,这一个月她天天辅导姜雅敬、叶素芳和白凤玲,期间刘凤珍也去过三四次,看见我在哪儿,待一会儿就走了,赵老师把叶素芳的进步归功于刘凤珍,她心里很不平衡,可能老师不了解情况,刘凤珍肯定不会说,我要是不和老师说明白,太憋屈了。下课后杨晓娟找到了赵老师,把假期自己辅导姜雅敬仨人的情况叙述一遍。赵老师又找了刘凤珍核实,刘凤珍如实回答。

小学时刘凤珍和杨晓关系不错,到中学后总是有点不太和谐。假期辅导这事刘凤珍没太放心上,去找叶素芳几次,看杨晓娟在场,心想就那些课,她俩谁讲都一样,家里负担重,自己是老大,要帮母亲多分担点,就回家做家务去了。没承想这点功劳杨晓娟如此计较,不就是想早点入团吗,你先入好了,我不和你争。不过自己太人单势薄了,这样下去肯定不行,我也得交几个要好的知心的同学。人生往往这样,有些事你想置身事外都不行,有时候你若没有势力,置身事内也是惘然。刘风珍的觉醒意味着这个班级女生第三势力的崛起。

那天放学时,董艳丽对谷红霞说,晚上父母不在家,去俺家写作业。谷红霞说行。吃过晚饭,谷红霞拿着书包来到董艳丽家,两人写了一会儿作业,聊到班里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。董艳丽还把孙爱军做的梦和闺蜜谷红霞说了,谷红霞一听就洞悉了孙爱军的意思。

那你咋想的?谷红霞问。

想啥啊?不知董艳丽是真没听懂还是装没懂。

你说想啥?孙爱军是想和你交朋友。

有点早,我爸知道了饶不了我。

早是早点,不过孙爱军挺好的。

怎么好,好你咋不和他…

人长的不错,也挺老实本分的,学习也不错。

这么好你和他处呗!

净胡扯,人家看了,也没看上我。

他会不会是看俺家条件好呢?

我寻思条件这只是一方面,关键还是你这人,你有爱人肉啊!

我有爱人肉,哪你更有。说着董艳丽就去摸谷红霞的胸。

谷红霞躲了一下,别闹了。

唉,问你个事,有男生喜欢你没?

谷红霞想说实话,不想对闺蜜隐瞒什么,但一想不妥当,还是谨慎点好。谁喜欢我啊?没有。

我看武鹏飞挺好的,身体多壮实啊,和你很般配。

谷红霞脸刷地红了一下,但她很快恢复了常态,我刚入团,又是班,不能谈这个,以后再说吧!

看来你对武鹏飞是有好感的,要不我帮你俩撺拢撺拢。

去去去,不说这个了,需要你时再找你, 谷红霞想转移话题。

需要我时找我不行,你得求我。

哎哎,看把你牛的,没有你我还找不到对象了。

对象能找到,但想找到满意的,我得替你把关。

你先把自己的事整明白吧,孙爱军的橄榄枝抛过来了,你接还是不接呀?

看看再说吧,你替我保密啊!

当然了,我能随便乱说吗?还不相信我了。

相信相信,不相信能跟你说吗?

哎,他说那啥了咋说的? 谷红霞对男女间的事还处于似懂非懂阶段。

他没细说,可能就那个了吧?

那个是啥啊?

我也不知道,就像结婚那样了吧!

结婚啥样啊?

你咋刨根问底钻牛角尖呢,知道了我不就告诉你了。哎,你说不结婚男能那个呀?董艳丽问。

好像能吧!

你咋知道的?

我…我是在厕所听俩老娘儿们叨咕的。 谷红霞反应很快,搪塞了过去。

这事儿我咋听不着呢!董艳丽既是感叹又是怀疑。

时间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 谷红霞起身收拾书包。

董艳丽把谷红霞送到门口就回屋了,她没看见接下来发生的事情。

天已经黑了,谷红霞刚走过兴工二校路口,唐文强就从电线杆子后边窜了出来。

他笑嘻嘻地:上哪儿去了,去董艳丽家了吧?

你咋知道的?

你甭问。最近你不爱搭理我,是不想和我好了吧!

我们太年轻,还是学生,不能早恋,再说我刚入团,还是班,传出去影响不好,咱俩到此为止吧!

我知道你要求进步,我也不会影响你的前途,我可以等你。

别等我了,时间长着呢!

等你四年,我等得起。

看唐文强这么决绝,谷红霞不好再说什么,先稳住他再从长计议吧!

唐文强想和谷红霞亲热一下,被谷红霞拒绝了。

唐文强伫立在那儿,看着谷红霞远去的背影,燃起的那团火被浇灭了。

看啥呢?

唐文强吓得一激灵,转过身一看是小学同班的伍凤薇。你从哪儿跑出来的,跟夜游神似的,这把我吓的。

你害什么怕呀,我也不吃你。伍凤薇向前走去,只听后边唐文强说:没看啥,回家了。

哼!还没看啥,还想看啥呀。伍凤薇当晚去了亲戚家,回来时正巧遇上了刚才这一幕,她躲在一棵树的后面,把才刚两人的对话听了个真真切切。

那天下午赵老师去理发店理发,进校门时,收发室的王师傅喊住了赵老师:赵老师,有封您的信。赵老师心想可能是父母来的信,又是催他赶快找对象结婚的事,老人想抱孙子都快急疯了。

赵老师您好!

跟您反映一件事。陈根生开学后表现的很积极很上进,但我认为他是伪装的,是靠不住的。他在小学时曾经偷过他家附近一个捡破烂儿老头的废钢铁,卖给了旧物收购站,把所得的赃款2元钱据为己有。他是一个有前科劣迹的学生,这样的学生不能加入,更不能加入共青团,这是给组织上抹黑,我们不能被他假装的进步迷惑了双眼,要看清他的本来面目,同他这种人进行坚决的斗争。

进教室后,赵老师先叫了胡为民。胡为民跟着赵老师来到办公室,赵老师把那封信给了胡为民,胡为民从头到尾看了两遍。

听说过陈根生偷老头儿废钢铁这事吗?

没听说过。

以你对陈根生的了解,陈根生是这样的人吗?

应该不是。

班里谁对陈根生比较了解?

家把拉的杜子明、方文友、刘向阳、赵光华跟陈根生比较熟。

你把方文友找来。赵老师没找杜子明,因为半年来他看出杜子明这个人太爱说,担心找他了解保密工作做不好。

不一会儿,方文友来到教师办公室。赵老师没让方文友看那封信,而直接问了几个问题。

你和陈根生一个院住吧?

嗯,是的。

院里有老头儿捡破烂吗?

有啊,姓关,我们都叫他关爷爷。

陈根生偷老头儿铁卖这事儿你知道不?

不知道。

听说过没?

没听说。

陈根生是这样的人吗?

不是。他家生活是困难点,但我不相信他会做这种事。

好了,你回去把刘向阳找来。

方文友回去后告诉刘向阳,去办公室,赵老师找你。同学们面面相觑,不知道班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陈根生以前偷过东西没有?

我不知道。

听说过没有?

没听说。

你觉得陈根生会偷东西吗?

不每年油画产量占全球18%会。

你回去把赵光华找来。

刘向阳颠颠地回了教室,心想根生犯啥事了。进了教室:光华,老师让你去一趟。

同学们又把目光瞄向了赵光华,他站起身心情忐忑的出了教室。

你对陈根生了解不?

从小学到…哦,到现在,很了解呀。赵光华紧张的有点语无伦次。

那你说说陈根生偷废钢铁的事儿。

偷、偷废钢铁?啥时候的事儿啊,没听说啊!

真没听说?

没有。

他会做这种事吗?

这…这我说不好,但我想他不会吧!

好了,你回去吧!

赵光华如释重负地出了教室,心里想这事儿过,但陈根生绝对没有。

赵光华进了教室,同学都在看他再叫谁,但看他回到座位上,才知道赵老师停止了问话。没到半小时,赵老师找了四名同学,问了什么,说了什么,大家一头雾水,都在心里胡乱猜测着。

教室里只有两名同学看得明白,一个是郑兴业,他知道赵老师收到了那封信。一个是许爱华,他出的主意又实施了。这种事儿很难查实,但埋汰埋汰陈根生也就行了,起码赵老师会有所顾忌,这样就达到目的了。

他回到教室,脸色异常的严峻,把许爱华、林有志、李政和全叫了出来。在办公室询问了匿名信的事儿,仨人均予以否认,但许爱华的表情极不自然,这让赵老师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。赵老师把他们仨送回了教室,用锐利的目光盯着郑兴业,郑兴业你出来,跟我去办公室。

郑兴业的脸刷地一下白了,如丧考妣似的,豆芽菜似的身体直晃悠,猫着腰低着头去了教师办公室。

赵老师把那封信往桌子上一扔,拍了一下桌子,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?

郑兴业紧张的有点哆嗦:这…这…我不清楚。

赵老师狠狠瞪了他一眼:你不知道啊,有人知道啊,你不说是吧,可有人说了。

郑兴业脑袋飞快的运转着,他叫不准许爱华是不是说了,但赵老师先找的许爱华他们,他若是承认了,我就被动了。怎么办?承认还是不承认?郑兴业此刻真是后悔死了,一失足成千古恨,一封信毁郑兴业啊!

赵老师又对郑兴业施加心理压力了:你若说了,老师替你保密,以后继续好好表现,老师会既往不咎,你若顽抗到底,中学四年、共青团你就别想加入了,何去何从,你自己选择吧!

郑兴业的精神彻底崩溃了,他竹筒倒豆子,把整个事情经过全坦白了。

赵老师心想,你这黄嘴丫还没退净的雏儿,跟我这经过暴风雨洗礼的老猎手耍花招,你还太嫩了点。

回家路上,郑兴业撵上武鹏飞他们,他把许爱华叫到一边:喂,那事儿你和老师说了?

没有啊,我能说吗?傻啊!

真的没说啊?

你不信哪?说罢许爱华把林有志、李政和叫了过来,武鹏飞也跟了过来。你俩证实一下,老师问匿名信的事,咱仨咋说的?

我仨都说不知道,林有志做了证。

是的,就是这么说的,李政和说。

完了,完了,此时此刻郑兴业肠子都悔青了。

咋地,你承认了,许爱华揪着郑兴业的脖领子。

郑兴业点点头:老师说你说了,我才承认的。

你傻啊,你二啊,你有病啊,这事儿能说吗?刀按脖子上也不能承认哪,这以后还有咱好果子吃吗?许爱华急勺子了。

你也太不禁诈了,林有志也气够呛。

我看你呀以后也别要求进步了,这一件事你就废了,李政和也跟着损他。

武鹏飞更关心的是郑兴业说的时候是否牵连了自己。喂,你咋承认的?提到我没?

郑兴业摇摇头:没有,只说是许爱华出的主意。

你呀你呀,让我说你什么好呢?我好心好意帮你出意,没承想还被你出卖了,这下可毁了,赵老师不一定怎么恨我呢?

老师还说什么了?武鹏飞问。

他说先替我保密,表现好的话,老师既往不咎,郑兴业嘟囔了一句。

武鹏飞想赵老师说保密就意味着不会再追究了,毕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,传出去对班级名声不好。行了,哥几个都回家吧,这件事到此为止。兴业,你就当什么事没发生一样,该怎么做还怎么做。

就在这同一路上,陈根生问方文友、刘向阳和赵光华。哎,下午赵老师把你们仨找去干啥了?

他仨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知道该不该对他讲。这时胡为民从后边赶了上来,他听到了陈根生问话,遮掩道:老师向我了解了你最近的表现,可能是为下步发展征求意见吧!喂,问你仨的也是这件事吧?

方文友说:是,就问的这事,我们都说你最近表现出色,下批你是板上钉钉了。

刘向阳、赵光华也跟着忽悠。陈根生还真信了,他一笑使脸上的青春美丽痘聚堆了。

对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,成东方想了多种可能,又被自己一一否定了,班里发生了什么事儿,他这个班长竟全然不知,心里不爽但又没处发作,他对赵老师找的那些人作了多种假设和分析,就是找不出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。

他想听听关来福的看法。喂,来福,下午赵老师走马灯似的找好几个同学咋回事啊?

关来福也在思考这个问题,他也觉得今天赵老师有点不正常,太蹊跷了,这里面肯定有问题,但出了什么事儿,他实在是想不出来。

听成东方问他,就说:我也合计呢,但没理出头绪。

郑兴业回来时面色很难看,会不会与他有关。成东方想从蛛丝马迹中看出点什么。

我也看出来了,他的情绪好像挺低落的。

谁跟他关系好,打听打听。

关来福听出了成东方让他打探的意思。今天肯定不是啥好事,打听也难,人家藏还藏不过来呢!关来福婉拒了成东方。

成东方越来越感到关来福与他之间好像有了距离,以前百依百顺的关来福现在越来越有主意了,过去言听计从,如今有点面和心不和了。老师不重视我,这帮弟兄也开始小瞧我了,人啊,太势力了。哼,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。眼下还得忍。爷爷常说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爸爸也讲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目前最主要的是先把组织问题解决了,入团以后,再做打算也不迟,我成东方必须扭转被动的局面,让有眼不识泰山的人好好认识一下我。

暑假的几次游泳,使谷红霞和武鹏飞的感情迅速升温了,两人虽然没有挑明,但那肢体的接触,带电的眼神,已经把关系确立了。这天放学,武鹏飞一个眼神过去,谷红霞就心领神会了。

同学们都走了,武鹏飞和谷红霞也走了。但过了十多分钟,他俩又先后回来了。武鹏飞见四周没人,打开了门锁,进了屋,等着谷红霞。一会儿,谷红霞从北门转了回来。武鹏飞用一张桌子把门顶住,两人就到最后一排谷红霞的座位上坐下。

你让我回啥呀?谷红霞明知故问。

想你了呗。

真的?

那还有假啊!

天天看到我,还想啊?

大家在一起和单独在一起不一样。

咋不一样了?

同学在旁边,我敢这么看着你吗?武鹏飞直勾勾地瞅着谷红霞。

谷红霞也含情脉脉地看着武鹏飞。我也想看你,但也不敢,怕同学发现。

武鹏飞伸出手,把谷红霞的手拉到自己手上抚摸着,体味着那种柔软。

唉,问你个事,那天老师找胡为民好几个人啥事啊?谷红霞一手握着武鹏飞的手,一手按着他胳膊上的肌肉,感受着力量之美。

噢,是那什么…激动中的武鹏飞把事情经过全告诉了谷红霞,当然省略了郑兴业问他,他让郑兴业问许爱华那段。

哦,没看出来郑兴业这人太坏了,还写匿名信,许爱华也是的,出这馊主意干嘛?

我坏吗?武鹏飞动了坏心眼儿。

你不坏。

我想坏。武鹏飞把谷红霞的手拿到嘴边亲了一下。谷红霞没有拒绝,武鹏飞胆子更大了,张着嘴又去亲谷红霞的脸颊,谷红霞只是往后躲了一下,接受了他的吻。武鹏飞吻了这边又吻那边,谷红霞配合着。迟疑了片刻,武鹏飞再去轻吻她的双唇,谷红霞轻吟了一声。武鹏飞解开了她下边的衣扣,谷红霞眯上了眼睛。

隔墙有耳,窗外有眼。他俩做的这一切,被跟踪至此的伍凤薇在东墙的窗户底下看个清清楚楚,受到强烈刺激的伍凤薇有点魂不附体了。

小说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。

秦皇岛哪里治疗白癜风效果好
烟台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
五个月的婴儿腹胀